今天,我和老師說的一個不傳奇的傳奇組織Inhuman ( 非人 ) Organizatim ( 組織 ) ,簡稱IHO,一起闖到別人家的學校裡面……我得問,這難道也是冒險的一環嗎?

 

 

 

……都被吃了,還有什麼好說的?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啪搭。

在一片黑暗中,被倒吞進肚的我仍舊清楚這道聲音來自我身下,正位於我的背後……不幸中的大幸。被這「據說是草食性」的植物奧托波斯給吞進去後,因為他充滿水分及養分的觸腳而摔在地上的我,也因為這觸腳的柔軟及彈性免於一死。又,這觸腳裡頭卡了我一個獵物,回不去縫中的奧托波斯終究把我給吐出來……我說吐出來啊!你又伸不回去為什麼還要硬擠啊──啊啊!要變肉醬了啊!我的頭好痛──

於是在這片柔軟的肉壁擠壓中,我重新燃起了求生的慾望。

既然我沒有馬上就消失在這世界上,我想總該跟誰求救一下……噢不,要是被他們知道我大半夜不睡覺還跑來這種地方、最後還被草食魔物吃掉的話……我還不如乾脆死死算了。那實在太丟臉了!

 

老子不幹!老子要掙扎,炸死你這章魚腳畜生──

 

話都想到這份上了,我立刻就扭動自己被緊緊裹住的身體、試圖抓出點空間讓我能在裡頭施法炸他胃:我就不信放點火花還不會讓你吐出來。

經過不知道多久的掙扎,我沒能抵抗這該死海鮮的力量、成功擠出空間,但是我卻成功地踹到猛種鬆動的堅硬物體……估計是在奧托波斯體外的地板還是什麼吧。

 

然後我就成功地……噢,該死。我好像打開了地板的機關還是什麼的。

被拖下去了啊啊啊!救命啊──!

 

-*-*-*-

 

就像溜滑梯一樣──好吧,可能比較像滑消化液道──我一路順暢的抵達了……我猜這已經是胃底部了吧。

我能清楚的感受到位於自己腳踝、以及那因為持續下滑而裸露而出的胸腹、甚至是背部都沾染上滑溜又黏膩的體液……噢不,這真的不行。這種噁心的黏滑感實在……嘔,我要吐了。

 

大概因為這裡是底部的關係,我能感受到壓迫在自己身上的力量變弱了些。這也代表奧托波斯的底部其實比起頂端要來的粗壯……咳,不過那都不是重點了。雖然這邊還是很擠,但多少還能朝前摸──!老天!這個是人的手指吧──有人比我還早就被這「號稱草食」的玩意兒吃了啊!

 

我的爺爺啊!已經不只一個人被奧托波斯吃了喔?該說難怪這個奧托波斯長得比任何一個奧托波斯還要大株嗎。

 

一邊想著,我一邊繼續摸著黑、朝前扭動著身體前進……不!這真的是手腕……手臂……咦?為什麼這邊毛毛的?該不會是頭髮吧……但是這邊有洞啊。應該是耳洞沒錯,可是它又毛毛的……有八成七不是獸族就是獸精靈了,我猜,剩下的一成多不用說,就是意外。

由手上傳來的體溫來看,這傢伙冰冷成這樣肯定已經死很久了。不管怎麼說,會有毛毛耳朵的絕對九成九不是不死生物。就算是低體溫的種族也不會有這麼冰涼的體溫,所以排除。又,因為這具屍體沒有所謂的屍臭,我想這具屍體是屬於獸精靈的。

因為比起一般獸族,有精靈血統的他們身體比較不容易成為大自然的一部分。

 

我握著黑暗中這雙冰冷的手,靜靜地想著:不過不管這傢伙是什麼,我都要跟屍體一起死在這裡了……

 

──借我你的力量!

一道清脆好聽的中性嗓音突的在我腦中響起。

 

什麼東西?借什麼力量……等等,所以要借力量做啥?你又是誰?

──借我你的光……我能實現你的心願。

啥?我的心願……既然知道我的心願,那是夢魘之類的魔物嗎。

──不是魔物啦!是法力無邊的……算了,說名字你也不曉得。總之我不會害你。

這年頭每個冒險者都這樣說,所以我才不相信世界上每個第一次見面的路人甲──更別說人都沒看見了。

──……那跟你一起被吃掉的冒險者總能相信了吧。

……現在是屍體在跟我說話嗎?

──準確來說我還沒……不,我死了沒錯──等等!聽我說!借我一點你的聖光我就帶你出去。

既然你有辦法出去,那怎麼還會跟我求救……

──沒時間了!這玩意兒會吃掉我們的魔力,到時候你想借也沒辦法。就信我一次吧!

這麼說來,剛剛一定是太緊張,導致我都沒發現……嗯?我沒有感覺欸。

──…………

所以你現在是在說謊嗎。

──沒有。

那怎麼……我一點感覺都沒有?

──借我你的光,怪胎。

這是有求於人的態度嗎?!

──隨便你,就繼續被關禁閉吧。

會先被消化啊!

──……這是草食性的欸。

…………好吧,我承認這是禁閉。

──兩個字,借不?

不借。萬一你是什麼被封印的妖魔鬼怪怎麼辦?我要怎麼跟……交代。會在這種鬼地方當冰冷的屍體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。

──哦?聽起來還有個誰在等你回去嘛。

……才不回去咧。

──禁閉不錯哈?

……可能吧。

──那就一輩子禁閉吧。

我才不要!老子可是要做物種調查研究、做大事業的!

──所以你現在打算……?

好!借就借──誰怕誰啊!

──寧願滅世也不願放棄興趣嗎……

誰蔑視了!你才蔑視!對我的事業有什麼意見就說啊──

──乖,你現在握住我的手。閉上眼睛專心發誓自己願意借力量給我,分分鐘鐘就帶你出去。

居然無視我了嗎!?

 

雖然我一點都不明白在這黑麻麻的地方還必須閉眼的用意是什麼,但話是這樣想,我還是緊緊握住了屍體冰涼的手,然後閉上眼睛很努力的冥想。

沒錯!只有活下去才能繼續有夢想。

所以力量借給你也沒關係啦。問題是你要帶我出去才行,我就稍微相信你一下吧。

…………

……

什麼都沒發生啊?

 

現在是怎樣。全世界都在耍我很有趣嗎……

還是說我不夠虔誠還是有誠意的?好,很好。就借給你、全部借你!要多少就拿多少,全部拿去。這樣總行了吧?記得有借有還、再借不難就行了。

──那我就不客氣了。

 

……只有我突然覺得自己中計了嗎?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夜狼闇月 的頭像
夜狼闇月

夜狼闇月の領域

夜狼闇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